意难平

知识改变命运

无愧于天,无愧于地,无愧于己。-致敬P大

幸福

何为幸福?大概就是嘴里骂着,手上打着,心里却心疼着。大概就是我醒来的那一刻,身旁的人是他。大概就是他把爱我的过程化作细节,让我沉迷其中,难以脱离。大概就是舍不得离开也不甘心放弃。这个世界上你最想在一起的人,哪怕做一些傻傻的事情都会有人陪着一起。大概就是你愿意为他把自己变得更好,愿意收敛你的脾气,每次看他眼中含有温柔似水。他是你的习惯,他的怀抱,他的温度你无时不刻不再贪恋,总希望久一点再久一点。大概就是一个手机无法表达那份想念,总是想第一时间来到你的身边给你做英雄的样子,大概就是即使受到伤害也会在分手的日子里担心你会不会哭。何为柔软?大概就是我陷入你的温柔,贪恋你在身边。希望我们可以永远这样相濡...

某某

他赠给我一个无力的相拥,却是他拥有的所有。

破云

你的名字永刻地底,我的灵魂向死而生。

我要活下去,要从地狱爬出来,只有这样我才对得起我的好兄弟,对得起爱我的那些人。

我不要凝视深渊,我要变成深渊。

我身无长物,唯一能给的就是这条命。让我们一起踏破荆棘,重返人间。

纵使千疮百孔年华老去,我还有你寻遍千山万水,踏破生死之际。再次相聚之前,谢谢你带我回到这人世间。


逆风而上的人无上光荣。

并肩的人踏进漫天血海中,为破云而重生。

停云霭霭,时雨濛濛。八表同昏,平陆成江。

若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选择相信你,我就放你走。

谁出卖了我的红皇后。

阿归,从今天起你就是解行,你一定要代替我好好活下去,直到黎明到来。

某某

明明是那么无力的拥抱,却是他能给的所有。

你是我无法宣之于口的某某,你是我最爱的人。

那份东西就是这样,标了书名、标了页数和题号写清楚了题目特别在哪,为什么适合挑出来看。学到什么程度,盛望同样可以,不知道能不能算一个简陋的礼物。他不会从别人那边拿什么东西,他只会给。他只会在自己身上挑挑拣拣,掏出能掏的东西给他在意的人。盛望说考砸了,那他就去拉。盛望说老师讲得太简单了,那他就给补上。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实用的东西。


​我已经抓到你了, 所以你不能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。

哥,我喝醉了,你还需要失物招领吗?

十七岁那个仲夏夜,我和我的某某在一起了。

江添只带走了自己的行李箱和养的...

孤城闭

他本可以像无数学子一样寒窗苦读为自己争得朝堂一袭之地,却因坎坷曲折的命运被迫做了无根人。他本可以熟读千卷和天下有才之士较个高低,或许最终可以封侯拜相,做个潇洒俏书生,可上天弄人,将好好二郎逼入那令人难以喘息的地方,一生困求。原以为可以饱读诗书在天家面前做个知心人,做不了正堂客就做个小学究,就这样满怀自在过一生。可为何月下匆匆一面让他遇见了她?成为她的玩伴,心疼她的泪水,想保持好两人的距离,哪怕深爱也只愿默默陪伴,既然做不了良人爱侣就做一世知己也未尝不可。偏偏就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圣君,明明把她一生宠爱却为何将她逼上绝路,也把他埋进深渊。不甘和不舍将他的深爱之心撕个粉碎,将她的宠爱痴念化作散烟,究竟...

第六章 回家

两人手牵着手从包厢走出,路过的人频频回头。沈舟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,索性低下了头。洛川看着他害羞的脸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,什么也没有说。等两个人钻进车子,沈舟:洛川,我困了。洛川:好,这就带你去休息。说完冲他笑了笑。明明在外人面前不怎么给好脸色的人,怎么笑起来那么温暖,那么好看,总忍不住让人想对他做点什么。沈舟想着。洛川:要是累了就睡吧,到了地方我叫你。沈舟极快伸过头亲了他一口,装作若无其事闭上了眼。洛川被他的表情逗乐了,笑了笑。两个人的手紧紧牵着,手心的温度只增不减。转眼车子在富丽堂皇的酒店门口停下,洛川下车打开另一边车门解开安全带把睡着的人抱了进去,动作极其温柔。酒店前台人员:洛先生。没等她说...

第四章 悔悟

经过一夜的宿醉,洛川还是坐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。他想过沈舟会再次拒绝他,可他没想到沈舟居然那么残忍的伤害他。如果说五年还对沈舟有些留恋,现在是一点也不想再有了。从此以后,一别两宽,桥归桥,路归路。既不纠缠,也不奢求。洛川看着飞机渐渐驶出跑道,心里的那份不舍蒙上了很厚的一层灰。

公司。沈舟经过及时调整自己的状态,按照老板的意思再次回到公司上起了班。等到手头上的事忙完,已经是上午十点。他刚离开座位裤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。他拿起手机看了看。一条醒目的微信映入眼眸:洛少今天早上回美国了。沈舟看着屏幕上的字呆愣在那里,没有回复也没有动。果然,他还是走了?对面的人等了许久见他不回复,又发过来一条:阿舟,据他...

第三章 说清

店里的服务生和老板看着一身病号服的沈舟走过去询问:这位客人,您是病人还请去那边坐。我们店里有专门为病人准备的座椅。沈舟摆摆手:不用的,我是小毛病,不是什么大病。今日过来也是迫不得已,我有一个朋友明日就飞美国了,所以是来给他践行的。老板微笑语气温和:那先生寻常的位子可以吗?沈舟:可以。老板给他安排上位子刚走回前台就看到洛川迎面走来。老板急忙上前接待:二少,您有预约吗?洛川:没有。我今天过来是和朋友吃顿便饭,没有饭局。老板:嗯。请问您的朋友是哪位?洛川:就是刚刚坐下的那位。说完指了指沈舟。老板有些惊讶,但很快调整好语气:二少,您这边走。说完就把洛川极度恭敬的请了过去。洛川坐下把菜单推给沈舟开口:你...

 — 1 / 4 —  >
 — 1 / 4 —  >
© 意难平 | Powered by LOFTER